蓝茶

是咸鱼,人怂还总表达错误or说不该说的话,
个人文风更偏向于强制向,甚至有时候不是强制的强行掰回强制向,car在放一周左右就会屏蔽,不定时重新放出,但因为本人过懒十分低产,是个r文写手,并且试图成为清水。

未满14。
人很怂,对待不熟悉的人的说话方式很奇怪,虽然看上去好像也没什么但是我知道很奇怪,哪怕对方是我喜欢的太太也会说话奇奇怪怪,但即使这样也希望有评论orz
——是个垃圾。
近乎无雷区,所以更新的文很杂,洁癖党注意避雷!!
大多数我磕的都是可逆不可拆,少数不逆不拆,极少数可拆不逆。

新的一年,人去楼空


我将亲吻你的唇,即使它已冰凉。

我将掏出你的心脏,要它属于我。

我不需要你的躯体,也不需要你的灵魂,

我只想要,你的心脏,能够属于我。


忍不住瞎逼逼一会

c

那个人到底有什么资格说“不尊重自己笔下的文字”?自己究竟有没有倾注心血还需要你衡量??太太灌注的心血你又怎么会知道??我们爱这个故事,希望能够让它实体化,于是太太也满足了我们的要求,同时也一定珍惜这本本子,而你?所谓的“继续开个号给予蓝手和红心”是否是想继续白嫖?自己并不想购入本子反而还要跑到作者那里去刷存在感?你想怎样?白送?给你脸了??

还特意说自己社恐?你社恐怎么了?社恐就理直气壮瞎jb评头论足?嗯?太太辛辛苦苦的创作,到头来却被你这么说?你算什么?

脾气暴躁。


好想写hentai剧情啊。。。可是每次在脑子里爽过之后就懒得动笔了。。


跑去外服玩真的快乐。疯狂溜屠carry全场(bushi)就算有队友坑我依旧快乐偶尔断腿也不丢人hhh(就是有人发的话我看不懂🌚)

永远在一起吧ww

R18

昨天打游戏一只弹簧手惹到我了,于是打算写他的r文哼哼唧唧,因为当时用的幸运儿,于是开的幸佣车。

幸运儿黑化。注意避雷。

十分钟产物,小破车,只有一段中间。

https://shimo.im/docs/mq5vqkgZuTQH57gY

圣诞快乐。

  雪在某个寒冷的夜晚纷纷扬扬地落下,星星点点的雪白银末点缀了漆黑的夜空——最终融进了五颜六色的灯光中,融在了各式各样的伞面上,亦或消失在了那茫茫无际的夜空。


   看着雪白的花朵融化在手心,金难得安静地出奇,但当雪花完全变成一滩雪精灵的化身,并在手心变为雾气之际,金兴奋地跳了起来,“腾”地一下站起来就从阳台向屋子内跑去,急急忙忙地穿过房间,冲向了门口。


   “啊!”开门撞入了一个结实的胸膛,熟悉的味道自鼻尖散开,金伸手推了推来人,站直了一边用手揉着被微微装疼的鼻子,一边小心翼翼地看着刚进门的格瑞。


   “撞疼了?”格瑞关上门将手里的袋子放在了桌上。


   金没有回话,眼睛时不时地瞄着门外,显然没有认真在听。


   “过来。”格瑞坐在了椅子上。


   终于回神了的金想了想刚才没穿好鞋就往外冲还被抓了个现行的行为,打了个寒颤乖乖的走了过去。


   腰被坐着的人一把揽过,对方面无表情的脸上看不透任何的情绪,金心虚地别过了眼。


   “错了?”金拼命地点头,又看了眼窗外,“格瑞格瑞你看!外面下雪了下雪了!!我们出去玩好不好!”窗外的雪格外的诱人,至少在金心目中是的,使他瞬间忘了刚才因为看见雪兴奋到忘了穿好鞋就想出门被抓包的事,兴奋地环住了格瑞的脖子。


   “……”格瑞难得的有些绷不住脸,欲准备开口,低头却见到金一脸期待的模样,忍不住心头一软,鬼使神差地没有再说什么,答应了。


算了。


   “好耶!!”金“咻”地一下就从格瑞身上窜了起来。


   一把摁住金接下来冲出去的行为,在对方不满的眼神下面无表情地将金像拎小鸡一般地提到了门口,看着手里难得地乖巧的金缩成一团,格瑞勾了勾唇角,显出心情很好的样子。


   “穿好鞋。”怀着胸看着金不情不愿地照做,又在格瑞的目光下乖乖的围上围巾。


   “走吧。”同样做完一切的格瑞推开了门,凛冽的寒风将方才从房子里带出来的热气瞬间吹散,惹得金忍不住抖了一抖,庆幸着刚才做足了准备。


   仅这么几秒,手已有些吹得微微泛红,金还未开始感慨寒冬的冷冽,手便被温暖包裹,顺着手臂看去,格瑞面不改色地向前走着。金微微红了红l脸,一时竟忘了出来玩雪的目的。


   下一秒,纯白的冬日精灵便占据了金的视线,激动地睁大眼睛看着它们跳着属于它们的舞蹈。


   五颜六色的灯光在店面中闪耀,店门上各式各样的“Merry Christmas”字样在温和的灯光、飘扬的雪的映衬下格外地有情调。


   穿过街道,格瑞在拐角处停了下来。“怎么了格瑞?”温暖的手松开了自己,但接下来就被套上了堆雪人用的手套。


   “哇怪不得格瑞出门时没有让我带手套!”金新奇地看着手套上的雪花。


   笨蛋。格瑞将金的围巾拉好,带着金走进了拐角,“去玩吧。”


   “哇!!面前的一大片未有人踏足过的雪地在金眼中俨然成为了天堂,差点激动地扑上去——如果不是格瑞在的话,我相信他会这么做。


   “啪!”格瑞的衣服上落了一个雪球。金远远地向他招手,“格瑞一起来玩呀!!”


   格瑞的嘴角微不可查地勾起一抹弧度。


  『雪花落,属于自然,你,属于我。』


写手入坑一时爽,
后期更文火葬场。